1. <var id="ygmqf"></var>

      1. <output id="ygmqf"></output>
        深圳國際交流學院
        報名熱線
        招生簡章
        本頁位置:首頁 >> 新聞
        敦煌:一個冬天的秘境之夢
        2019年03月06日

        SCIE網站201936日訊】戊戌年冬月十六,深圳國際交流學院62名師生從深圳出發飛抵甘肅蘭州中川機場,自此開啟了國交文史組最大規模的一次文化考查:敦煌秘境之旅。

         


        西北的天空遼闊高遠,澄澈的藍色似乎能夠映出遍野白雪的倒影。從動車上極目遠眺,蒼茫雄渾的祁連山,在白雪的覆蓋下,起伏連綿,無止境地向外延伸。河岳根源、羲軒桑梓,八千年歲月從這壯美的山川間流過,我們似乎恒久地在山巒當中穿梭,而浮云則恒久地在山腰上飄蕩,走久了,也仍然是相看兩不厭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  動車內,包場的國交孩紙們



          
         


        沿著綿延起伏的祁連山脈,一路向西,絲綢之路第一站——張掖,到了。

        伸張國掖,以通西域,是為張掖。一旦有了注解,這個地名便也成了某段久遠歷史的一個注腳,它成了一段輝煌,也成了某種野心。縱然樹木被狂風拔起,古城被黃沙掩埋,這個名字卻穿越千百年的時光,留在了紙頁上。靠近,再靠近,這個與古時的異域相連接的甬道,就這樣以它獨特張揚的美展現在我們眼前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  

        皚皚白雪覆蓋下的丹霞地貌顯得十分平和,沒有太多爭奇斗艷的色彩,看過去便是粗糲平緩、連綿起伏的山丘,未化的積雪一側,隱約看到原本的斑斕色彩。淺橙色的巖石當中夾雜著絳紅色和灰綠色,迎著光能夠看到色彩在巖石上的漸變。在一片灰白的底色中看到這樣跳躍的顏色,仿佛是一件特別有生命力的事。張掖的冬天似乎也因為這些山丘、這些亙古的巖石,而變得十分可愛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四處都是雪,廣袤的原野與天空相連,看過去似乎天地都無窮無盡。整個宇宙融為一體。這種自然的遼闊,讓人覺得純凈,覺得欣慰,也覺得心懷溫柔。

        仿佛你所有的情緒,所有的無措,所有不知如何安放的過往與未來,在這廣袤天地中,終究是有一席之地的。它們終將有所安置。

        而我們不需要驚慌,就輕輕笑著,向前繼續走便是了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    

         

        1223日 冬月十七  嘉峪關

        站在嘉峪關的城墻外,很難想象,這里便是從前我們疆域的邊境,也很難相信便是這樣樸實的城墻,曾為我們御一方強敵,保一國安寧。而同樣讓人驚嘆的,是這里也曾是我們強敵的家鄉。






        公元前
        121年,霍去病兩次帶軍出征,奪去了祁連山(匈奴語,意為天山)與焉支山(因出產一種能制胭脂的紅花而得名),匈奴人悲而作歌:
         

        失我焉支山,令我婦女無顏色。

        失我祁連山,使我六畜不藩息。

        自此設置河西四郡:武威、張掖、酒泉、敦煌。一面是十九歲的天才戰神大振武帝雄風;一面是匈奴族人痛失家園哀婉悲歌。想來也令人唏噓。



        而走過歷史,有過戰爭與和平,有過兵勝與敗北,有過國土變遷、人口流動與文化交融,嘉峪關的城樓仍方方正正地立在那里。

        似乎是見證,也似乎是包容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  

         

            

            

        1224日 冬月十八  瓜州榆林

         

        從嘉峪關出發,穿越茫茫戈壁進入甘肅安西極旱荒漠國家級自然保護區,在銀裝素裹的峽谷深處,便是人跡罕至的榆林石窟。

          

         



        榆林石窟始建于北魏,歷經唐、五代、宋、西夏及元。現存壁畫5000多平方米,彩塑100多身。
          

        初見榆林,白雪覆蓋的陡峭崖壁上羅列著若干洞窟。大多數洞窟逼仄而晦暗,成群結隊踏入后眼睛要緩緩調整一下才能看清洞中的境況。然而當講解老師將手電筒打開,照亮一方石壁,驚嘆之聲瞬間響起!在這狹小的洞窟中,隱藏著的是竟另一個廣袤天地。

         


        帶領我們小組的講解老師耐心溫柔且學識淵博,以光束為指引,帶我們踏入這一方洞天。從歷史到文化,從世俗到宗教,從文學到美術,似乎所有的了解都是那么自然靈動、信手拈來。在老師娓娓動聽的講解中,我們看到了玄奘的民間傳說,了解了蒸餾釀酒,看到了古人如何熨衣,甚至看到了雨點皴筆法在壁畫中的運用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置身于這巨大的文化寶庫,目之所及都是文化交織而形成的奇幻。

        特窟中的水月觀音頭印虛白圓月,安坐于浩渺碧波之中,水波流轉,姿態優雅雍容,讓人嘆為觀止。

        而另兩幅巨大繁復又精致靈動的文殊普賢變則讓人在看到的一瞬間,幾乎就熱淚盈眶了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(圖片來自網絡)

         

        面對如此頂級的國之瑰寶,不禁覺得藝術對人所能夠產生的那種震撼和沖擊,實在難以用語言表達。或許就像是講解老師在講述中提到的觀公孫大娘舞劍的感覺:來如雷霆收震怒,罷如江海凝清光;也或許像莎士比亞在《羅密歐與朱麗葉》中寫的,就像一道白色閃電。仿佛一瞬間觸及了一場水月鏡花,太遙遠,太美妙、太潔凈,也太神圣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  圖為瑪格小分隊心滿意足地聽完講解留影紀念

          

          

        面對積雪,大部分國交人都有點失控

          

        1225日,西歷圣誕的這一天,我們終于抵達敦煌!


         敦,大也。煌,盛也,單聽這兩個字的讀音就莫名覺得美到極致。當大巴車駛入市區,沒有鱗節櫛比的建筑也沒有車水馬龍的交通,如今的敦煌是個干凈、悠閑、平和的美麗小城。 

          

         

        千里黃沙茫茫路,一彎新月映蒼穹。

        嚴寒中連日的參觀讓同學們有了些許倦意,這一日安排的鳴沙山月牙泉之游就顯得格外恰到好處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月牙泉與鳴沙山的奇異結合會讓人產生不太真實的虛幻感。騎著搖擺的駱駝,緩行于沙丘之間,只聽得聲聲駝鈴清脆悠遠,在這寂靜無窮的沙漠里,此時會生出一種迷茫的渺小感。但是低頭看到所留下的每一個腳印,又會有一種奇特的確實感。像是天地縱然寬廣,宇宙縱然無窮,時光縱然無始無終,然而我卻是真實存在著的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月牙泉旁有一座小小的塔,旁邊有個小小的院落。遠望如一方小小的石印輕扣于泉水之畔,近觀方顯古樸雅肅、錯落有致。當游人散去,夕陽的余暉落在塔頂,天遠地迥,只剩一片空寂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
        玩了一日,國交人又包場了

        1226,冬月二十,氣溫-3℃~-17℃ ,積雪、陽光,天空碧藍如洗。莫高窟,你好! 

        莫高窟,位居中國四大石窟之首,鑿于鳴沙山東麓斷崖之上。它始建于十六國的前秦時期,歷經十六國、北朝、隋、唐、五代、西夏、元等歷代的興建,至今已有1653年的歷史。現有洞窟735個,壁畫4.5萬平方米、泥質彩塑2415尊,是世界上現存規模最大、內容最豐富的佛教藝術圣地,俗稱千佛洞。

          

        敦煌莫高窟數字展示中心(此圖片源自網絡)

         

        展示中心里輪番播放主題電影與球幕電影,讓參觀者能最大程度的在短時間內了解莫高窟的背景知識,其中的虛擬洞窟尤其令人印象深刻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   

        從數字展示中心乘車前往窟區,一路相隨的是美麗的宕泉河 ,此時冰天雪地,萬物蕭瑟,天地素雅得如同新生。唐人寫道:“上下飛矗,構以飛閣,南北霞連。”一眼望去,大大小小的洞窟星羅棋布,直向東西綿延開去,加之窟檐相連、棧道相通,真如空中樓閣般精巧空靈。
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此次莫高窟的參觀得到了敦煌研究院趙燕林老師、馬兆民老師和方喜濤三位老師的熱情關照,不僅安排專人講解還額外增加了幾個洞窟的參觀。由于時間有限,四個小時很快過去,有了前日參觀榆林窟的基礎,大家對莫高窟的認知也深刻了許多。






        因洞窟禁止拍照,以下圖片均來自網絡,分享于此。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259窟 隨光線變化而呈現不同表情的東方蒙娜麗莎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257號洞窟 九色鹿經圖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148號洞窟 涅槃窟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112窟 反彈琵琶

         
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為了讓同學們在參觀結束后就能吃上熱騰騰的飯菜,研究院的馬老師安排我們去了內部職工餐廳。國交人評語如下:哇好漂亮啊~哇這么高級~哇好舒服啊哇不想走了~哇還有水果吃~哇老師~我們學校什么時候有這樣的食堂~…請原諒我們用這么直白的語言來表達。因為內心的感動已經讓人語無倫次!直接上圖~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午餐后,恰逢敦煌研究院舉辦年度學術成果報告會,在馬老師和方老師的細心安排下同學們安靜有序地進入會場,有幸聆聽了著名敦煌研究者楊富學教授《敦煌石窟西夏藝術風格獻疑》報告。雖然專業性極強,但如此高水準的學術研討讓同學們大開眼界,反響強烈,以至于在隨后的博物館參觀中還與解說員發生爭論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圖為老師們在敦煌研究院第一任院長常書鴻先生的雕塑前合影。左起第四位為馬兆民老師,右一為方喜濤老師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再次對兩位老師表達衷心地謝意,敦煌之美,大美于人心!

         

        再見莫高窟,這冬日的暖陽必將永留于我們心底……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    

        下午參觀敦煌博物館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博物館里的復原洞窟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
        聽講解員介紹珍貴的漢代竹簡和烽火制度

           

        1227  冬月二十一  陽關  氣溫-25℃ 


        西出陽關無故人的這個關口,似乎最有歷史的蒼茫感。往日的城墻閣樓都已消逝在時光中,只留下斷垣殘壁,來供我們憑吊緬懷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
        看著遠方的人群在木制的棧道上漸行漸遠,古人的送別之意突然而至。

        黃沙漫漫,古道悠悠,風中依稀還有那渭城的新曲,楊柳不再,羌笛未聞,我獨坐的一角,有過多少離人的眼淚(選自瑪格《無題》)

         

        站在這空曠而寒冷的沙漠中,會有一種恍惚感,仿佛千百年前的那些時光仍會在某一個時刻破空而來,與我們迎頭撞上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   

         

        結語:

        當宴席最終散場,那些在黃沙中泉水中和群山中的記憶仿佛也變成一折戲文的時候,告別終于來臨。回想在甘肅的日子,讓我們仿佛在某一刻向前走了一步,成為了一個更好一點的人。

        那些穿越了遙遠時光而仍留在那里的壁畫和雕塑,讓人忽然間覺得我們真的是有所綿延有所寄托的一個民族。

        那種對美的向往和追求,不僅在詩詞里,在文學里,也在這些山脈深處干燥的洞窟里。它們承載著遠古時祖先的所思所想,承載著他們的寄托和希望。也是我們對過往的憑借。那么回頭看著這些,我們對未來似乎也就不需要懷疑什么了。只要向前走,便總是有所依托的。


         感謝此次敦煌游學,感謝帶隊的四位老師:瑪格、LisaArronSusie感謝國旅侯小姐及四位導游,感謝兩位開車師傅!

        感謝這一路走來所有的相遇!道一聲珍重,我們下次,再會!  

         

        附圖:西北美食一覽。 沒吃飯的可以選擇不看,否則會很慘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        





         


        撰稿:林雪Susie 瑪格Margaret  
        攝影:吳浩榛Raymond ;林雪Susie ;瑪格
        Margaret

        SCIE聲明:本網站上的文章為SCIE版權所有,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使用和轉載!
        Copyright (c) Since 2003 深圳國際交流學院, All Rights Reserved
        網站聲明:學生在校活動的照片有可能在網站或其他媒介出現,若有異議請與校方聯系。
        地址:深圳市福田區皇崗公園一街深圳國際交流學院 郵編:518048 聯系電話:0755-83495025
        粵ICP備16068108號
        辦學許可證 聘請外國專家單位資格認可證書 CIE授權書
        夜夜干